这个世界是否受够了奥运会?


2021年7月,久违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即将开幕,谁也没想到,历史上会出现这样的推迟奥运的情况。今年的奥运与众不同:在【没有观众】的赛场上,运动员将会“安静”的比拼。


大约两年前的一个午夜,建筑工人们聚集在浅草寺附近。浅草寺是东京最古老的佛教寺庙,也是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街上空无一人,空气闷热,工人们希望不会下雨。机器轰隆隆地运转起来。


为26.2英里长的马拉松赛道铺上一层闪亮的反光涂层,将热量反射出去。对于一项耗资数十亿美元的运动会来说,这只是一笔小开销,而且官员们并不完全确定它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随着大型机器在8月几个炎热的夜晚发出的呼啸声,一寸一寸地,马拉松赛道披上了银色的条纹。


两个月后,官员们将马拉松比赛场地移到了北部500英里、空气更为凉爽的札幌。留下的是穿过东京市中心的蜿蜒条纹——一个令人可惜的想法留下的印记。



六个月后,新冠肺炎大流行将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迟了一年。许多日本人想知道,这个臃肿的体育盛会是否值得:是否值得冒公共健康的风险,是否值得在场馆和舞台上花费数十亿美元?


作为纯粹的娱乐活动,奥运会的繁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怀旧。其核心理念是一种由游行、国歌、升旗和其他庆典活动助长的民族主义,让人感觉与全球趋向脱节。其和谐并无深度,包容也并无语境。


日本的民意调查显示,近70%的国民不希望奥运会如期举行,但是国际奥委会仍然坚定表示,这场盛会将会进行。



很少有人赞成废除奥运会。奥运会仍代表着大多数运动项目的巅峰竞逐。对运动员来说,奥运会可能意味着一生奋斗的心血,意味着成就的巅峰。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会出于道德理由拒绝邀请。


不论东京奥运会能带来多少刺激场面,由于观众无法入场,它也不过是一出向全世界转播的二维戏剧。多年来,控制奥运转播的显然是电视台,因为国际奥委会73%的预算来自转播权收入。而且,将奥运会安排在东京的炎热夏季,也是为了适应转播商的日程安排,而不是为运动员考虑。


NBC环球(NBC Universal)首席执行官杰夫·谢尔(Jeff Shell)透露,作为奥运会最大转播合作伙伴,NBC已经卖出12.5亿美元的广告,东京奥运会“可能是公司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届奥运会”。


对于奥运会的举办主要的抱怨大致分为三类:

1. 申办过程中的腐败;

2. 国际奥委会问责制的缺失;

3. 运动员权利的缺乏。


尽管采取一视同仁的方式,但主办国的选择很难说是全球性的。只有三届奥运会在南半球举行,两届在澳大利亚,一届在巴西。非洲还没有举办过奥运会。


经历了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尴尬选择过程后——主要是因为缺乏国内支持,六个申办城市中有四个退出了。随之,国际奥委会结束了对主办权的竞逐。作为替代,它悄悄指定了未来的主办国,这引发了对透明度的质疑。


看着这多灾多难的一年,中国河南瞬间被灌下了“一整年的雨量”;德国东南部暴雨山洪死亡人数达到了160人;北美各地山火不断,整个国家的消防员都不够用了;光是7月份,灾难已经让人们应接不暇,更别说去年的新冠、山火、台风、地震、海啸了....



当然,尽管阻力再大,奥运会还是在今天开幕了,这史无前例的奥运会演变成什么,仍然悬而未决。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纽约时报 | BBC

作者:John Branch | Andreas Illmer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