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游客


本文部分摘自:旅界 | 中国新闻周刊


01

张家界

张家界,被称作世界级的旅游目的地。

但清明假期,56岁的资深导游施力却没有接到一个客人。

疫情发生后的这几年,旅游业明显萎缩,张家界也难以独善其身。施力形容,今年前几个月,整个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倒春寒”。这也是做了30年导游的他,从未料想到的事情。

据文化和旅游部消息,2022年清明节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同比减少26.2%;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87.8亿元,同比减少30.9%,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39.2%。


2022年已过去近4个月,施力只接待了1单3个游客,收入只有1000元。

2019年清明期间,张家界全市旅游接待总人数125.08万人次。2021年同期仅67.54万人次。到了今年,各大景区的游客寥寥无几。

施力带着3个游客上山时,完全不用担心排队的麻烦。

空山不见人,连景区工作人员也悠闲了。他们不需要疏导人流或维持秩序,连咨询电话都少了。景区内的环保车(观光车)正常运行,不过,原来是人等车,现在需要车等人。施力和游客上车等了15分钟,也没见其他人上来,即便如此,司机还是发车了。

疫情之前,张家界几项旅游指标实现了连年增长。2019年,张家界全年接待游客8162.09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990.85亿元。放在全国来看,张家界2019年接待游客、入境游客和旅游收入均接近海南全省体量,而且两地游客人均消费金额只相差约50元。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张家界接待旅客人数大幅下滑,接待旅客人数为4949.2万人次。2021年全年数据,目前未见公布。


上市公司张家界在投资平台表示,景区旅游实时人数是政府专门机构在统计,一般不对外

这一说法得到了武陵源景区一位工作人员的证实,“没有公布具体数据,但我可以这么跟你说,景区游客还没工作人员多。游客还都是本地人。”

张家界旅游业的“低迷”,也是国内大部分旅游城市的境况。拥有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的安徽黟县,清明小长假三天实际共接待游客988人,同比下降98.17%;门票收入5.1599万元,同比下降98.48%。其中,西递古村落仅接待了93位游客。

02

大理


游客少是第一个感受。少到什么程度呢?


去了大理古城,中午时分还有点小雨,过了五华门之后的那条商业主街,10分钟从我身前走过了3个人。

我认真盘点了那些来不及摘掉招牌就关门的店铺,大概在半数以上,大多挂上了“老板在后院,房租详谈”、“低价转”、“挥泪转”一类的白底黑字醒目告示。


中午吃饭,古城里的网红餐厅桃红小馆老板以为我是游客,得知也是常驻这边,叹了口气眼泪都快下来了,“今年生意太差了,清明还算有几桌客人,过了清明这条街转让的会更多,大家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和大理从事古城投资交易的朋友聊了聊,不止大理,今年丽江餐饮、民宿一类的院子、客栈转让同比也上升了120%-200%左右。也就是说,当你还在犹豫转不转的时候,你的隔壁可能已经在十几个平台、微信群里吆喝上了。


一座旅游城市一方面靠游客,另一方面靠高频的商业消费带动起整座城市活力。很遗憾,今年清明,大理两样都没有。


去年12月底,小区旁边新开了一家大理俊发铂尔曼酒店,这家雅高旗下的五星酒店开业得很低调,酒店各项设施都不错,但营业后,人气一直上不来。

清明节,我打算在铂尔曼办张健身卡,抽时间和销售聊了聊,1888元的健身月卡稍一犹豫,隔天就降到了498元/月,合一天十几元人民币。


实际我每天开始前往这家酒店后,发现铂尔曼酒店经营真的蛮惨淡的,健身房独享是家常便饭,干蒸、湿蒸停了,餐厅周末才开、25层星空吧门可罗雀,不只工作日几乎没有顾客,就是晚上或清明节,也没有几个活人。


酒店大堂门口还停了辆挺别致的卖牛角包、点心的餐车,应该是铂尔曼当时招徕过路客的独特设计,每天散步路过,无人经营的餐车死气沉沉。

这不止是铂尔曼酒店一家的情况,清明期间我还打卡了几家网红咖啡、民宿,一家人包场是经常的事情。


4月3日上午,大众点评上才村美食热门榜上第一名的吾乡间林舞鸟鸣只有一桌客人,三杯饮品承包了这间网红咖啡的全部收入。

去年海西开业的另一家五星酒店的朋友透露,不算清明,即使是五一,现在的预订量也都在10%以下,“没住客,不可能有餐饮、下午茶、Spa,依靠大理本地客人,这些酒店附加消费很难带动起来。


这不由得令我想到了东北一些资源枯竭城市的情况,那些城市只有一个万达广场或者某个商业中心,其余都是社区的小超市和临街店铺,这应该也是城市商业活力消失殆尽后,低频消费导致的。


如果疫情封控再持续一段时间,这些国内旅游城市空置的商业设施会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逐一倒下。


03

三亚


随手截取4月3日三亚机场的数据:这一天三亚进出港航班105班,旅客吞吐量7646人次(进港1490人次,出港6156人次),而2021年清明节同期公开数据显示,三亚市进出港旅客10.28万人次,也就是说仅为去年同期的7%。


而4月2日,三亚发布了交通运营的消息:

“三亚这两天旅游业完全停了,进港的总共也就300人左右。”三亚海棠湾一家知名高端度假酒店的营销总监阿文(化名)告诉新旅界。自4月2日起,三亚就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主城区直接采取“足不出户”的策略,许多工作人员已开始在家隔离,酒店也被征用为隔离酒店。 这一措施本预计持续至4月5日24:00结束,但由于检测为阳性的病例中,有数位的行动轨迹涉及海棠湾区内的高端度假酒店、旁边的海南国际免税城,以及天涯区内一些游客集聚的网红咖啡厅、酒吧、餐厅,疫情扩散程度难以估量,现在这一措施被延长至4月8日。

“现在我们也没法确定8号就能真的恢复营业,只能再等等看了。不过我想五一会好一点,只要我们这边解封了,就算没有上海等地的客源,深圳及附近的城市可能也有许多愿意来度假。”阿文说。


但最近海南岛犹如风口上腾飞着的猪,当然这时候真实的旅游数据也寥寥无几了。

04

游客消失,那些没钱可赚的行业


当游客消失,所有与之紧密相关的行业都命悬一线,这背后牵扯了无数以此谋生的个人与家庭。

张家界来说事儿,全市旅游从业人员超过30万人,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以旅游业为支柱的服务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高达78.3%。


再转头看看宝岛海南,2019年疫情前年收入1057.8亿,占全省GDP的20%。海南省一整年的生产总值5308.94亿元,34%来自服务行业的三产,而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5.6%,是拉动宝岛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前文中的施力,家里90%以上亲戚从事旅游相关工作。

弟弟在市区开了一家旅店,疫情之前,每间房费100多元,黄金季节涨得更高,如今,即便降到几十块钱,依然无人可住。为了减少支出,弟弟辞退了雇用的服务员,停掉了所有客房的水电。


侄女在景区上班,往年网络订单爆满,常常忙得不可开交,没法按时吃饭,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太闲了”;侄子投资了酒店、餐饮、地产等业务,如今也将面临断贷和破产。施力说,侄子曾是家族中发展最快的亲戚,如今却成了最惨的一个。


消失的游客去了哪里?根据文化和旅游部统计,本地休闲和近程度假成为清明节假期“主基调”,位置大数据监测显示,各地接待游客中省内游客占比94.9%。这意味着,整个清明节几乎没有人跨省旅游。

旅游天堂苏州也没了生气。3月30日,苏州市国际旅行社协会、苏州市国内旅行社协会、苏州市旅游创新研究会等五家旅游协会联合发布行业请援呼吁书称,五家旅游协会的183家会员单位,超过90%旅游社已无法支付四月份员工工资、社保基金、房租。


苏州旅行社行业2022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上年度减少99%以上,“企业不运营,员工靠最低收入维持生计,已长达二年多,旅游工作者如何吃饱饭都已成问题……”呼吁书写道。


在苏州之外,各地旅行业、酒店、餐饮等行业都曾向社会发布公开请援信。安徽酒店行业提到,今年一季度,不少酒店将在微利、亏损、关门的边缘上徘徊;深圳市民宿协会也表示,有相当数量的民宿自春节以来“零客源”、“零订单”、“零收入”。

05

除了“零客源”,还面临着“零人员”

有趣的灵魂是服务行业的骨骼,也是最可遇不可求的。而这次疫情让服务业奄奄一息的人才市场又是得以一拳重击。

这些年,服务业工资涨不上来,还经常停薪,同样的职位其他行业工资高两到三倍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一些旅游城市来说,疫情封控的不停发酵,导致人才流失是一个持续而加速的过程。

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酒旅,餐饮同样难以幸免,头部企业百胜在就提到了员工短缺所致的营业能力下降问题。除了招人难问题以外,留人难亦是行业痛点,有些门店人员流动率甚至高达200%。连头部企业的竞争都白热化了,不能想象个体企业怎么持续。

06

未来的救命稻草在哪里?


在文旅部《关于抓好促进旅游业恢复发展纾困扶持政策贯彻落实工作的通知》后,救市已成为各地统一动作。

苏州日前下发通知,旨在切实减轻旅行社经营的现金压力,激发旅行社活力;厦门出台纾困解难措施,其中明确,旅行社组织游客赴厦门旅游最高可获200万元奖励;云南多部门助力旅游企业渡难关,对当地旅游企业阶段性实施缓缴失业保险政策。

携程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致宁看来,一系列政策释放出三大积极信号:“针对大部分旅游企业资金吃紧的痛点,减税降负成为政策纾困的首要出发点;完善旅游企业承接机关企事业单位相关活动实施细则,有望为旅游企业开辟新的市场;科学精准的防疫政策将得到更加有效贯彻,助力旅游业复苏。”


与此同时,“跨省团队游熔断机制”有望适时调整。今年以来,调整“跨省团队游熔断机制”的呼声逐渐高涨。省内一地出现疫情,全省团队游瞬间熔断,从供需两端冲击着市场回暖的信心。


对于这一点,文旅部也在相关通知中给出了承诺:将进一步完善旅游领域疫情防控措施动态调整机制,根据疫情形势,适时研究调整相关措施。


张致宁大胆预测,当上海和吉林的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当黄浦江和松花江畔再次出现熙熙攘攘的景象,或许“跨省团队游熔断机制”将会调整为“跨市团队游熔断机制”,更加科学精准的防疫政策将在2022年的旅游业得到推广和应用。


而旅业者只能选择相信。


图片为2022年清明时期的大理古城

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