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篇】悲惨故事(上):众信旅游


这两年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影响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2019年年底,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还未找到从容应对的好办法。


国内疫情防控一直压力重重,多个地区再次发出“就地过年”倡议——尽管12月18日卫健委专家发声“全国不能一刀切”、给予了归乡人几分宽慰,但旅游业者对这次的春节生意也有了预判。


加上这两天疫情在多地跟变魔术一样又重现,更敏感的是正值冬奥会期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过年一事其实可以参考过去的一年。国内春节旅游人次只恢复至疫情前的75.3%,前不如十一、后不及清明,在前后一年间的节令假日里属于一个小低谷。


事实上,从极端天气到疫情的无缝衔接开始,中国旅游市场就开始启动“要死不死”的走势: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省市自治区在2021年一共宣布了38次跨省游暂停,基本都发生在下半年;而年底出现的奥密克戎Omicron,也让关于出境游重启的猜测再次冷场。

雪上加霜的是,旅游和疫情还有了被绑定的刻板印象:7-10月间,媒体报道中频频出现“南京禄口机场疫情”和“旅行团疫情”,这两个词截止12月23日还能在百度搜出4400万和2200万个结果。


与很多行业一样,旅游业在2022年一开端就深陷焦灼,始终面对着一个预期不明确的市场,而这也催生了很多意味深长、或将永远改变这个行业的故事。

在此笔者节选了众信(上)、亚朵(中)、小红书(下)三家公司的某个横截面,希望以此洞察这个靠天吃饭的产业正在遭遇什么,又将迎来什么。



众信旅游:上帝正在掷骰子,但可能谁也没有准备好。

众信自救:旅行社龙头坐困愁城

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旅行社行业几乎便陷入“噩梦之旅”。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旅行社的营收结构中,47%的收入来自于出入境游——疫情则直接摧毁了这笔进账。

另外,由于出境游商业价值远高于国内游,大旅行社几乎都重仓出境游,所以陡然爆发的疫情、以及“出境很快就会重开”预期的破灭,让这些头部旅行社坐困愁城。


2020至2021年,一系列知名公司或交出了惨淡的业绩,或直接破产倒闭:百程旅行网、途牛、众信旅游、凯撒旅业、和平国旅、南湖国旅、山东嘉华文化...其中,疫情前约九成营收源于出境游业务的众信,就是典型案例。

从财务数据来看,2021年前三季度,众信净亏损2.05亿元,相当于亏掉了疫情之前三年(2017到2019年)净利润总和的64%,疫情对这家公司利润的吞噬可谓触目惊心。


尽管身为“A股第一家上市的民营旅行社”,尽管众信已经在业内做到了一览众山小,此刻却也不得不借助外力才能自救:从2020年9月到2021年12月,众信两次出让股份、接受阿里“江湖救急”式的投资——而代价是其前后出让股份的价格缩水了47%。

转型国内旅游,对这些龙头旅行社来说是个出路吗?也许很难。旅行社接待国内游客人次占国内旅游总人次的比例,已经从2012年的5.51%下降至2019年的3.08%。


疫情前,旅行社业务就正在被自由行挤出市场。

而疫情后的旅游消费,则呈现出偏向周边、户外和私密的特征:有数据显示,2021年携程平台上,传统节假日的本地酒店订单占比超过了五成,租车自驾的订单同比增长80%。在这种趋势下,旅行社能分到的蛋糕很有限。

2021上半年国内旅游复苏显著,但很多旅行社自觉与这份热闹无关,根源即在于此。

对这批旅行社来说,目前最好的选择也许就是一边“找钱”一边“省钱”、全力以赴活下去,撑到出境游重开。这种预判同样有数据支持:我国旅行社组织出境游客人次占出境游客总人次比例,从 2012年的34.02%一路提升至2019年的40.57%,与国内游市场的趋势刚好相反。


宏观来看,众信与阿里的联手,更像是一个大时代的缩影。在互联网大潮的冲击下,旅行社整体营收增速从2010年起就下降明显,到2017年降至3.20%的谷底——有研究显示,2018年OTA大力布局旅行社门店后这个数据才触底反弹,在2019年回升至28.41%。旅行社们最初对互联网不以为然,之后是悚然与抗拒,最终走向融合时却已处于被主导的位置上。


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

众信本身就完整经历了这个故事:2015年4月,众信曾经联合16家大型旅行社,对在线旅游平台途牛进行“断供”,这场争端在彼时的国家旅游局介入后才平息,旅行社old money的洪荒之力可见一斑。当年的众信也许想不到,有一天它会为了生存而全力拥抱另一家互联网公司,并努力在其生态体系中寻找自己的新位置。

众信的幸与不幸,笔者不予置评,因为还有更多旅行社只能在沉默中煎熬,活下来的公司也将面对一个残酷的新世界。

疫情常态化或许已经改变了用户的习惯,他们对“旅游退订保障”的理解超出了《旅游法》的范畴:当疫情或台风这种不可控因素出现后,旅游的组织者应该为用户退掉多少费用,成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奉行宽松退改政策的公司,长期来看是在保护整个市场、让用户未来更有信心去下单出游——但这同时拉升了全行业的经营门槛,对普遍轻资产、快周转的旅行社来说压力山大。

在此背景下,出境游重开之后,旅行社行业真可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


这是一个沉重的问题。

下一篇:亚朵


本文摘自:

搜狐文旅商业评论

2 views0 comments